Glasslee

榛屬堅果的漿果時代

要瞞我你很容易
一個無意
一個有心
便成了無限可能

要瞞你我很容易
可惜你連問都懶問起

曾伟大到爱你如粒沙自卑
虐心的牵扯苦笑也值得高兴
门口半扎鲜花留下 独自归家
求切的心半个已灰化
失恋心情抵写千句 才叫值吗

曾谁陪谁笑着骑旋转木马
昏黄街灯下谁和谁当拥抱最后一刻
砂石只管欢快泻下 迷雾蒸化
太理想堆砌整个版图
忘掉萦绕心坎的开始 注定劫数

爱到入骨才想起要问命理前途
飘渺如尘埃偏要问落定路数
可惜星尘幻变无穷
常情轨道下一秒也会触礁踏空
笑容骤变前其实早有风雨暗涌

破镜映照出危机生活里十面埋伏
信任难重圆一触碰脑海中便刺痛
自命比你更爱到头败得糊涂
不如我还是像尘埃般卑微
无权和你经历过雪山海岛不知轻重
万幸得到一句过往珍重留在身边
虽然相信不过已经
将厉遍的回忆用完

想讲句一切算了我讲不出又怎算
想失亦无可失这刻我也曾...


害怕不是一个人的孤独
无奈是两个人的无言

题有一万种解法
遗憾是没有把我们纳入考虑
路有一千条靠近
可惜是我们都只走一步罢了

明知道对方不开心的事情还做
明知道让对方开心一下的事情而已不情愿
关系脆弱的两个人
一言一行都想极力验证
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斤两

明明知道新年钟声敲响的一刻
生活并没有什么卵变
不想洗的衣服还是泡着
该复习的期末一样一丢没碰
可是因为这至少是一个时区的人
共同狂欢的一刻啊
不像生日是一个人的自high
好像就有理由有底气
认为能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了
能释怀的早就释怀了
放不下的还是在胸口淌血
幸福的画面就留在心底
不快的回忆就不要再刻意提起

带来质变的从来不是某一个年历的跳格
就算再努力也只能把握而不能掌控
只会是

一个消息
一通电话
一场约会
一次拥抱
一个吻
一顿失眠

一个消息
一通电话
一次幽会
一场痛哭
一夜无眠

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啊

拜托2016赶快过去吧
说得好像
一场钟声啤酒蛋糕礼炮烟火的交响过后
我们都会变成理想中的人似的

今天目睹了一场杀戮

同时也是自然生命力的证明...

——关于孤独

灵气和感想的迸发
默契和互相欣赏的探索
最热切的爱欲和期待

都来源于孤独

看山水草木花鸟鱼虫
读诗说书评戏听歌论见闻

和谐互斗投缘目送尊敬退缩生疏挂心忽近又远

都不过为了孤独的旅程
有一个谈天论地言心的人
是多么渴望陪伴——

向你递出一片
俯拾的黄叶

——是多么渴望陪伴
才认为
不经意接过的你
完美到
任何付出和努力都值得

于是
继续走

山水天地花草树木
诗书戏乐脚步见闻
快意身边多了一个人

递出那片黄叶
所有才情灵感、迎合投缘、欣赏期待
意义不过如此

但不知什么时候
经历深身份明
渐以为这个人是世界全部可能
——孤独变成了依赖
变得一点都不潇洒

撇开世俗谈婚论嫁讲名利金钱
亦不谈责任名分未来现实
若单要论这个人的特殊和排他性
仿佛就凭两人结合的...

人生二十年未经历过
挫折和失去

理想的事与愿违
身体的损伤再生
亲故的逐一离去

永恒而无法改变
都可交给时间去抚平

直到今时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真切在意的事情
美好的设想
毫无防范和准备
被一手撕成粉碎
还要自愿被捆绑
眼睁睁看着刀刃将她割破
其实也在将肉做的心刀刀划破

有被否定的焦虑和困惑
但不在于能不能修复
也不如彻底死亡般短暂痛苦

爱的力量伟大
在于置之死地的破灭之后
还让人相信
这一对人有余力重生

人有所爱
是会变得脆弱
欲求被拒绝或是满足
占有亦可能失去
所以
学会坚强
学会珍惜
学会爱的艺术
学会从患得患失中升华

凭什么.怎么可.做得出

黑色的方框

很害怕

我又开始找话语间的蛛丝马迹
明明相处久了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就像狗追咬自己的尾巴乞求你的注意
只是人更善于用威胁的方式
大家都无助
双方都失落
无责任者悲剧

12345
©Glasslee | Powered by LOFTER